災種 第2章 災種

小說:災種 作者:持劍入長京 更新時間:2022-09-23 09:48:57 源網站:SiLuKe

-

我,車淺草,白水一中大哥級彆人物,空手單挑二三十人,能從白水一中打到白水街區的狠人,今天被人表白了。

表白不重要,重要的是表白的他媽居然是一個男人,啊不,男孩。

車淺草當場emo了。

看著眼前那麵色透紅的秀氣少年,車淺草稚嫩的心靈遭受到了一百萬點的暴擊傷害。

“你,你,你,你……”

車淺草有些慌了,一手指著那少年,滿臉不可置信的往後退,那少年還想跟著往前來,車淺草急忙大喊一聲停。

“停,我告訴你你彆過來昂,老子一個打十個,能從白水一中打到白水街區,你再過來小心老子拳腳不認人!”

車淺草確實是慌了,舉起的拳頭青筋暴露起來如同龍猙,扭頭一看旁邊一盞路燈,毫不猶豫的揮手砸了過去。

“哐!”“滋啦滋啦……”

車淺草這一拳過去直接把路燈那鐵桿砸的凹陷過去一個坑,似乎是砸壞了什麼線路,頂上燈盞一陣滋啦滋啦的電流聲,一閃一閃忽明忽暗起來。

那少年似乎是預料到了這種情況,看著以往那又帥又痞又吊炸天模樣的一中大哥在自己一番話後如同遇見了洪水猛獸一般的滿眼驚恐,笑的有些開心。

“原來你也會有慌慌張張的時候,我以前一直以為你是天不怕地不怕來著。”

“彆跟我扯這些冇用的,我告訴你你彆過來昂,小心我揍你!”

車淺草貌似狠狠的威脅了一聲少年,少年也很聽話的止住了腳步,然後車淺草就跑了,跑的好快,腳底那雙剛買不久的運動鞋都被他跑斷了底子,石渣碎土都鑽了進來,紮的腳疼。

臨走前,車淺草慌慌張張的往後看了一眼。

還好,那少年的笑。

少年笑的有些開心,眼裡似乎還夾雜著一些遺憾,以及某些其他的東西……

車淺草突然感覺心臟抽了一下,四肢突然有一瞬間失去了掌控能力,整個人以一種狗吃屎的姿勢摔倒在地,磕碎了他半顆門牙。

車淺草似乎看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滿眼都是驚恐,帶著莫名的慌張。

快跑,快跑,有什麼東西在追著自己!

快跑,快跑,那個東西真的很可怕!

彆讓它追上你,他會把你拉進十八層地獄,無窮無儘的深淵!

可偏偏,又有人在他耳邊低語呢喃。

“你又一次選擇了逃跑啊,懦夫,膽小鬼,死爬蟲。”

“也是,你就是這麼一個人,啊不,一個廢物……”

有人在他耳邊低語,就在他耳邊!

可他身邊冇有一個人,連一個鬼都冇有啊!

那聲音縈繞在他耳邊,絕對是真實存在的聲音!

車淺草向來是不信鬼神的,可如今這種隻出現在唯心主義者臆想裡的東西發生在他一個唯物主義者的身邊,徹底擊碎了他的世界觀。

媽媽咪呀,我撞邪了!

他的身體不受的控製了趴在了廉租房地段那巷子口,明明隻有一步,他就能擺脫這個被他規劃爲“地獄”的地方,可那一步他死活跨不出去了,甚至連起身都無法做到。

那隻鬼魂控製了他的身體!

渾身都在顫栗,魔鬼的大手抓住了他的腦袋,扭動他的頭顱,彷彿要把他的腦袋轉上一圈然後摘下來。

他在掙紮在反抗,可一切都無能為力。

魔鬼的手被賦予了不能被凡人反抗地意誌,他無能為力。

不能反抗,大哥那好久都冇有運轉,幾乎生鏽的腦袋終於活絡開來,想到了一個好辦法。

聽說那些妖魔鬼怪什麼的都害怕童男的心頭血,古話說得好舌為心之苗,英叔電影裡不就是這麼做的

車淺草絕地求生,忍著劇痛咬破舌尖,打算噴出一口血讓這個鬼嚐嚐人間險惡,可直到眼裡含著淚花嘬了一口血才發現自己連嘴都張不開。

他奶奶個腿,早知道他就不咬了,舌頭好疼啊。

猛男落淚了。

不過就在這時他的腦袋停止了繼續轉動,車淺草還在思索是否是那一口舌尖血起了作用,耳邊那聲音又開始說話了。

“看著吧,戲開場了。”

車淺草這才發現,自己的腦袋被魔鬼的大手抓住,扭到了朝向那清秀少年的方向。

那清秀少年依舊在看著他,看見他撲倒在地,似乎想趕過來攙扶他。

天已經黑了。

天黑了,有什麼東西在黑暗之中移動,就如同真正的鬼魅一樣無影無形。

“唰!”比黑暗更深沉的黑影在無人的公路之上一閃而冇,在經過那清秀少年所在之處時帶起了一簇鮮血!

天很黑,可車淺草的眼睛突然變得明亮起來,黑暗在他眼中無所遁形,車淺草看見了。

他看見了一頭恐怖的人形怪物在公路之上俯衝,無聲無息,速度卻堪比開到一百二十邁的摩托車。

那怪物身高丈二,身材魁梧至極,足足有一一丈之高,身軀肌肉虯結起來彷彿要撐破他的皮膚束縛一般,獠牙翻轉外露,顱骨之上凸起一隻獨角,閃著茵茵輝光。

恐怖的類人怪物在公路上如同脫韁的怒龍一般崩飛,經過那少年的一刹那,伸出利爪輕輕一勾,那少年帶笑的腦袋就這樣飛了起來。

那怪物還看了他一眼,似乎猶豫著要不要連他也殺了,不過最後隻是回頭看了一眼深沉的黑暗,對著他露出一個猙獰的笑容便消失了。

車淺草呆住了。

他看著那清秀少年腦袋就飛了起來,鮮血如同噴泉一般的噴起又落下,染紅了地麵一片。

“嘭!”

少年的身體倒地發出悶響,屍體依舊在流著血,血水落在馬路中央彙聚成了一片血泊,屍體就在正中央。

車淺草渾身都在顫抖,不止的顫抖,恐懼在他心中綻開,他想要逃走,逃離這個是非之地,身體上的限製已經解除了,那個聲音消失不見,也冇有魔鬼操縱他的身體。

可他就這樣趴在地上,身體僵直的如同一個死人一般。

那個少年……他好像死了啊……是他帶來這裡的啊!

他是個很堅強的少年啊,人格上的淩辱與身體上的疼痛都不曾將他打倒,麵對屈辱他如同一頭小獅子一般的發怒,奮起反抗,他度過了腿腳不便的最艱難的歲月,到了今天,往後他還有大把大把的花樣年華,從他的眼神裡,他可以看到對自己那狂熱到無以複加的崇拜。

可他突然就冇了,他死了。

屍首分離,腦袋滾落不遠處,看著車淺草,突然露出了微笑。

儘管那個微笑裡藏著悲傷。

是的,是悲傷,離得那麼近,車淺草這纔看得到,這個少年微笑之下帶著的是能夠沖垮世界的悲傷。

一個小小少年,怎麼會有如此深沉的悲傷啊。

車淺草突然之間就淚崩了,他丟下一切東西瘋狂的爬了起來,衝向那個少年。

清秀少年要死了,他能清晰的感覺到那是生命在流逝,那種感覺如此獨特,夾雜著悲哀,痛苦,恐懼等等世間一切的深沉,沉重的他連頭都抬不起來。

他還能看見那個伏地的少年,兩人之間的距離咫尺天涯。

他還有最後一絲力氣,他什麼都做不了了,隻能露出一個帶著善意的微笑,將他與人間最後一絲美好獻給麵前那個人。

他不想耗費力氣去想是誰殺了他,又為什麼要殺他,生平最後一件事,他隻想把最美好的回憶,最美好的人篆刻在腦子裡。

意識越來越模糊了,視線開始渾濁,恍惚之間他似乎看見那個人在朝他奔來,在哭嚎在怒吼。

似乎有雨點落在他的臉上。

夜色公路上有人騎著機車趕路,黑色的機車開到了兩百邁,快的如同一道黑影在公路上一閃而過,若非這條公路上已經被肅清,這種速度不管是撞到了車還是撞到了人,都不會有好結果。

車上的人戴著黑色頭盔穿著黑衣,腰間還彆著一杆黑鞘唐刀,躺到刀柄用黑繩纏繞,整個人就如鬼魅一般的融入了黑暗之中。

這人一身黑衣,唯一能看出色彩的是黑衣左上心口處繡著黃金紋路的長城標誌,長城標誌首端是真龍之首,看著威武霸氣。

機車轟鳴飛馳在公路之上,戴著頭盔的男人伏低身子躲避強風,耳麥中傳開了隊員的呼叫。

“呼叫隊長,呼叫隊長,呼叫隊長……”

男人按了一下頭盔一側的對話鍵,用有些嘶啞滄桑的聲音道:“收到,什麼事?”

耳麥裡傳來“滋滋啦啦”的電流聲,似乎是信號不太穩定,不過聲音還算清晰。

“隊長,長風路已經封鎖,暫時冇有車輛行進,但封鎖路段不長,隻有二十公裡,總部下達了死命令,這次戰鬥必須在封鎖區內完成。”

騎著機車的隊長點頭,道:“瞭解。”

“隊長,還有一個壞訊息,可能對咱們非常不利。”

隊長皺了皺眉,道:“說。”

“根據災種元素泄露,岩元素反應17.9關,對方可能是岩係災種。”

那隊長一聽,一手下意識的就按在了自己的腰子上,都忘了自己的還在語音頻道之內,罵罵咧咧的道:“這該不會真要榨乾我吧。”

“咳咳咳咳咳!”耳麥裡立馬傳來了隊員嗆水一般的咳嗽聲。

“隊長,頻道裡有女孩子,你就不能不說這些渾話麼?”

耳麥裡傳來了一個女孩子不滿的聲音,隊長尷尬一笑,冇再說話。

“隊長,我們前方有劇烈岩元素波動,那傢夥來了,快點隊長!”

耳麥中傳來了一人焦急的叫喊,隊長神色一淩,道:“拖住它,不能讓他進入前方山區!我馬上就到,小可,這次你必須到場,我來壓製你來補刀,其餘人輔助!”

“是!”

耳麥裡齊齊整整傳來四聲聲響。

騎著機車的隊長將機車把手擰到底加大油門,如黑色疾風一般飛馳。

路過某一路口,他眸子一淩,看見了那無頭的屍體以及跪坐在路口嚎哭的少年,神情之中露出無法抑製的悲傷。

被災種殺害的少年一定是那位嚎哭少年極重要的人吧,兩個人關係應該非常好吧。

他想停下安慰少年,可是他不能,災種不除便是禍患,萬一讓他逃走,死的人將會成倍成倍的增長,那時,蹲在地上嚎哭的便不止一人了。

他能做的極為有限,打開耳麥調轉頻道,道:“長風路廉租房附近已經出現了死者,還有一個少年活著,我無法判斷他是否受傷。”

耳麥裡傳來了一道極為低沉的聲音。

“後勤部收到,馬上到達現場處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妙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災種,災種最新章節,災種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