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晨。

又到了一月一次的下山之際,身為後山雜役,冇有什麼你這一天最為開心了。

這是他們唯一一次可以下山的機會,去附近的城邦用僅有靈石去瀟灑快活。

蕭訣也不例外,但他還會倒賣一些靈植草藥。

不然也不會攢下那2000多枚中品靈石。

但今日的氛圍卻和往日不一樣。

“嘿咻!”

“呼呼!”

“動作都麻利點,埋完了好下山!”

“媽的,原來都是這小子乾的,可算找到罪魁禍首了。”

“死得其所,李執事的東西也敢偷盜!”

一群人圍繞著葬骨坑忙碌著,他們手中拿著鐵鍬,在土堆上刨著新鮮的泥土,偶爾傳來幾道鏟子敲擊岩石的聲音。

蕭訣站在一旁看著他們,目光投向那胸膛已經被刺穿的黑衣青年,殷紅的血跡已經乾涸在那黑色外衣上。

那位青年的目光充滿驚愕與恐懼,那個角度似乎是在冷冷看著蕭訣,充滿憤怒與不甘。

直至一捧泥土蓋在了他的臉上。

“元1411年3月,趙康趁眾人放風之際潛入李執事木屋偷竊其一顆五品聚元丹,藏匿於偏竹芋林中....並將其陷害給其他雜役!”

“元1411年7月,其中三人俸祿共計900中品靈石丟失,被其用於購買靈芝草...”

“元1469年8月,其中一名雜役死於非命,據說是因為服食奇異丹藥......”

......

這些交織而出的資訊,終究都會隨著他一起埋入地下。

除了蕭訣外,恐怕也不會有人再記得。

“這就是資訊的力量,殺人於無形,脫身於事外!”

蕭訣笑了笑,心情大好。

雖然他不知道昨晚到底是怎樣的淒厲之景,也不想知道,結果是他想要的就足矣。

...

青源城,位於天水聖地西南,雖然麵積不及周邊其餘五城,但繁華熱鬨程度絲毫不遜於任何一城。

即便是如此,蕭訣也是趕了三個時辰才達到此地。

“驢~”

一聲吆喝,馬兒吃痛嘶鳴一聲,揚起前蹄,險些將蕭訣給撞倒。

三階妖獸,足有金丹修士的實力,如果被其撞到,不死也要重傷。

能擁有這等坐騎之人,自然是非富即貴。

“喂!瞎子,不看路嗎?”

一名錦袍少年坐在馬上,居高臨下的呸了一下:“真是晦氣,若是碰壞了我的馬,要你好看。”

他的態度囂張跋扈,一副盛氣淩人的模樣。

蕭訣身上那簡樸帶著褶皺的衣物,配上他那單薄的身軀,看上去極為寒酸。

“少爺,我們走吧!”

還不待蕭訣開口,他身邊的侍從便催促著,“彆以為這等螻蟻壞了時辰。”

“哼!”

錦袍少年冷哼了一聲,轉頭對著身邊的侍衛吩咐道,“走!”

...

“嗬!”

許久後,蕭訣的臉上儘顯精彩之色,彷彿是看到了什麼笑話一般。

那一疊疊泛著紅色的資訊,就是讓他都無法想象,如果讓這位少爺的老爹知道。

恐怕他的那些榮華與富貴都會隨著眼前這杯酒,酒消煙散!

“喂喂!小子,你可是喝了三杯了。”

略顯滄桑的聲音打亂了他的思緒,隻見一位白鬚蒼髮的老者一把拿走了桌前的酒壺。

木古色的桌案凹凸起伏,卻藏蘊了一縷酒香。

“哎呦!我的酒。”

那老者心疼的抱著酒壺,用手抹去散落的酒漬。

“你說你搶什麼,我又不是不給錢!”

少年無語的看著眼前的老者,當即從懷中掏出十枚中品靈石放在了桌案上。

“嗨,真是稀奇,怎麼這回這麼大方了。”

那老者立刻眉開眼笑,收過靈石後,又拿出了一壺香酒,“得了,陪我喝點吧,看你一個月才能喝上一次,怪可憐的。”

蕭訣冇有客氣,斟上一杯便一飲而儘,清醇與酸澀交錯在舌尖,讓他忍不住眯了眯眼睛。

酒的好壞不在於它本身,而在於你是以什麼樣的狀態去品味。

來到這個修仙世界後,危險與壓迫幾乎榨乾了他的神經,第一個月的俸祿被那些人搶走,第一次走在青源城的街道上,他忽然發現自己活的還不如乞丐。

乞丐碗裡的靈石看得直讓他流口水。

那是他第一次喝酒,用身上唯一的靈石,換來了那一碗辛辣與苦澀!

儘管他知道那一枚靈石遠遠不夠,但這位老者還是給了他,往後的日子裡,他每月都會來此,飲上一杯!

但今日這杯酒卻冇了往日的苦辣,配方冇變,味道冇變,但他的心態變了。

老者似乎是發現了蕭訣的變化,向他身邊移了移,“怎麼?心沉秋飛,遇到什麼好事了?”

“確實有好事,以後不差你酒錢了。”

蕭訣輕笑了下,隨即被外麵的那一陣陣吆喝聲所吸引。

“下一輪的錦囊開寶馬上開始,開售前三分鐘不予退還。”

“快快!這次我要買10個錦囊。”

“都讓開,本少爺要50個錦囊。”

“我要15個!”

...

隻見廣場上熙熙攘攘,擠滿了人群,嘈雜喧嘩聲不絕於耳。

這種情況每次來他都能遇見,心中的好奇也越來越深。

錦囊開寶:在200個錦囊袋中,擁有三枚開出至寶的金鑰匙,隻要修士獲得了金鑰匙,便可擁有飛黃騰達的機會,上等功法、高階丹藥亦或是靈源神種....皆有可能。

其100枚中品靈石的價格,卻令很多人望而止步。

但這仍不乏傾家蕩產的賭徒,為了一步登天壓上一切。

“你看看他們搶的有多瘋,前幾日好像有不少靈源神種出現,你要不要去碰碰運氣。”

老者一邊搖晃著手中的葫蘆,一邊低頭詢問道。

“算了,都是那些所謂大勢力收割底層修士的幌子罷了。”

蕭訣淡淡回答,眼角瞥了瞥不遠處正爭奪得激烈的眾人,嘴角微勾,露出一絲諷刺。

“哦?為什麼這麼說?”

“你看那些哄搶的修士,裡麵有多少是錦衣玉食之人,身著富貴的永遠都是那麼寥寥幾個,如果有真正的寶貝,那些富貴人家真的會錯過嗎?”

他的話簡明扼要。

寶貝有,但是已經被內定好給了那些捧場的富貴之人,那些練氣修士也好,金丹修士也罷,想要從那些大勢力手中吞下肥肉,往往骨頭都不會剩。

他們把那些活在底層的修士拿捏的很死,扼住了那妄圖一步登天的心理,讓人根本翻不出花樣。

“你倒是有幾分慧根。”

老者讚賞的看著他,端起麵前的酒杯,“應該說看得通透,但還有些片麵。”

噠噠噠~

嘈雜的嚷叫聲中,唯有這輕盈曼妙的身影格外引人注意,紫裙飄動間露出那修長筆挺的雙腿,纖細柔美的腰肢,玲瓏有致。

女子雖然頭戴麵紗,但僅憑這婀娜的身姿,也難掩那傾國傾城之容。

蕭訣凝眸而立,眼前的搜尋資訊卻令他有些驚訝。

調查對象:紫裙女子

情報級彆:C級

調查費用:880上品靈石

是/否

這是他發現的第二個情報等級達到C級之人,旁邊的這位老者乃是他發現的第一個,費用之昂貴達到了1000上品靈石。

當時雖然有些不可置信,但很快他便釋然下來,在這寸土寸金的青源城老者能將酒鋪開到這個位置,也足以見其不凡。

“是!”

蕭訣心中默唸,瞬間儲物袋中8800枚中品靈石消失,一列列黑中帶紅的資訊飄然而逝,令他的嘴角不自覺上揚。

“原來如此!”

老者麵露古怪之色,拍了下蕭訣的後腦勺,“你小子盯著人家腿,傻笑什麼?”

雖然看上去很滑溜,但那可不是一般人可肖想的,以他的能力自然能看出那位女子是何境界。

“古老,告辭了,改日再來飲酒!”

蕭訣站起身來朝著他微微拱手,腳步輕快的離開了。

老者看著他離去的背影,若有所思的摸了摸鬍子,喃喃自語,“這小子有點兒意思。”-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妙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玄幻:相親對象竟要挖我道根!,玄幻:相親對象竟要挖我道根!最新章節,玄幻:相親對象竟要挖我道根!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