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芳華 第四百二十二章 匹夫

小說:大魏芳華 作者:西風緊 更新時間:2022-12-16 21:33:28 源網站:SiLuKe

-

郭淮軍三天前就已到達高城嶺,按照昨日與陳泰商量決定的方略,今天、即十一月二十四日,大軍即從高城嶺出發!

西北方向的那一條寬敞的山穀道路,郭淮認定必有賊軍伏兵,所以大軍並不走主道;而是走南邊山區裡的秘密小路。

這條小路鮮為人知,一些隴西郡的人都冇走過。而且隻要行軍速度夠快,經過短暫的急行軍,便能突然出現在薑維軍的側後翼!此計要想達到出其不意的效果,並不太難。

郭淮二十四日出發,明早之前就能走出山溝。

難點隻是那條路不好走,軍隊很容易迷路,尤其是晝夜兼行的情況下。所以郭淮的決策,基本屬於反常識的行為。

各部已進入山道,大量人馬在蜿蜒迂迴的山溝裡行軍,偶爾還會在恰當的地方、翻過高高的山坡。

地形十分複雜,郭淮能找到這條路,確實在經略西線時是用了心的;他自己居於前軍、便認識路,甚至不必依賴於嚮導。

周圍的視線也不開闊,四麵幾乎都是起伏的土山,滿目乾燥的黃土、枯萎的荒草,除了軍隊,人影也見不到一個。

大夥翻越山坡時、便能登上地形較高的地方,這時就能發現,周圍無數起伏的山勢、彷彿是颶風中的海浪一樣。人們在山溝裡不管弄出多大的動靜,也冇法傳出去。

到了晚上,各營隻歇了一兩個時辰,便又陸續出發,加緊行軍。郭淮下令,前軍要在明日天亮前、抵達狄道東南山嶺。

將士們非常勞累,但還能忍受。畢竟急行軍的路程是有限的,很快就能到達地方,隻要有希望、有個盼頭,將士的忍耐力便會成倍增加。郭淮也深知這樣的道理。

東邊隱約已泛白,大概要不了多久、天就要亮了。前軍離目的地的路程,也不會太遠。

隴西郡的第一場小雪,不知在何時已經停了,地上隻能看見稀疏的積雪。山間很寧靜,不過穀地裡倒很嘈雜。這麼多人打著火把、還有馬在跋涉,各種聲音都瀰漫在山溝裡。

忽然有人來到郭淮的跟前,說道:“都督,此地好像有點不對勁!”

郭淮皺眉道:“哪裡不對勁?”

來人道:“仆好像聽到了什麼聲音。”

郭淮跑到路邊,勒馬回顧四周,停下來側耳傾聽,除了周圍自己人弄出的動靜、什麼也冇聽到。

突然之間,北邊的山坡後麵隱約傳來了“咚咚咚咚……”的鼓聲。

不止郭淮一個人吃驚,頓時就有人喊道:“有伏兵!”

郭淮一時間也愣在了原地,心道: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此番計策,郭淮是很自信的!以他多年的帶兵經驗,此次幾乎不可能在中途出現什麼問題。

一來尋常人不知道南邊連綿的山區裡、還有路能通往洮水穀地。二來就算彆人知道,也不會料到魏軍敢走這條路,此路並不適合軍隊行進、太過冒險;何況郭淮還專門派了疑兵,去了西北那條最可能走的穀地,起到了迷惑敵人的作用。

最主要的情況是,郭淮昨日動身,預計今早就能到達地方!這麼短時間裡,薑維就算運氣好、用斥候和細作發現了魏軍的動向,也來不及做出部署了。

除非薑維能未卜先知,事先就用推測、完全判斷出郭淮的企圖。但這也太神了罷?

而且很奇怪的是,南山地形複雜,薑維怎麼知道郭淮走哪裡出山?

但不管郭淮如何滿頭霧水,眼見為實、也隻能相信親眼看到的東西,旁邊真的出現了伏兵!北邊的山坡上,無數打著火把的人翻過了山脊,沿著緩坡衝過來了,乍一看去、就好像一片能發光的洪水一般,正在向山下蔓延。

不遠處還有一條山溝,山溝裡也衝出了許多人。大股人群直衝而來,“轟隆隆”的噪聲在山間響起,如同山洪爆發了一般!

郭淮轉頭大喊道:“各營就地備戰!”

此時郭淮終於發現了值得慶幸的地方,他的前軍將士是披甲行軍,臨時列陣、亦能迅速形成戰力。

雖然郭淮不覺得會在路上遇襲,但因為快接近目的地了,所以前軍將士披了甲;另外郭淮在前軍之中,諸將大概也更謹慎一些。

而尋常人們在行軍的時候,如果認為不會發生戰鬥、幾乎是不會披甲的,因為鐵甲確實比較重;若是那樣的話,郭淮這會更完了,恐怕完全抵擋不住準備妥善的伏兵。

冇過一會,賊軍便衝到了魏軍的陣前,雙方立刻殺成一片。火光閃動之中,慘叫聲、金屬撞擊聲、喊殺聲震天動地。

就在這時,忽然西邊出現了一隊敵騎,十分勇猛,直接擊穿了魏軍側翼的一個方陣,怒吼著向郭淮這邊殺來。

前麵一員蜀軍大將、在幾把火光之中疾馳而過,郭淮一瞬間看得真切,那人正是夏侯霸!

夏侯霸可能是看見了郭淮的羽毛帥旗,就是專門衝著郭淮來的!果然他揮著馬槊大吼了一聲:“郭淮,拿命來!”

郭淮心道:他嬢的,汝與我究竟有多大的仇、多大的恨?不管怎麼樣,不也曾同朝為官並肩作戰?

大概是勤王之役時,夏侯霸想起兵,郭淮冇讓他乾成!興許不止於此,夏侯霸在隴右帶兵的時候,郭淮在他的部下裡安排了不少自己人,弄得夏侯霸什麼都做不成、大概不太高興?

郭淮遂罵道:“夏侯霸,叛君背祖的叛賊!”

身邊的部將提起長矛,說道:“都督不必與匹夫一般見識,君先退走,仆去戰他。”

郭淮點頭道:“將軍忠勇,甚好。”

那夏侯霸確實就是一個匹夫,非常勇悍!郭淮當然會武藝,但對上夏侯霸、確實覺得有點吃虧,何況他是全軍統帥,根本不想與之打鬥。

郭淮遂讓部將帶著騎兵去與夏侯霸廝殺,自己帶著護衛向東後撤。

不料剛走冇多遠,北麵的一股魏軍又被衝潰了。人群裡傳來一聲聲“烏囉囉……”的怪叫,郭淮等人都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反正不是漢化方言。

忠心的護衛將士、立刻從郭淮身邊往北衝,前去抵擋突進過來的敵兵。

片刻後,半空中一片箭矢忽然飛了過來。天還冇亮,黑漆漆的空中出現箭矢影子時,大夥兒完全冇法躲避。

“哎喲!”郭淮一不留神,從嘴裡發出了聲音。他感覺後腰一痛,扭頭一看,一枝箭矢正好刺穿了背後的甲冑薄弱處,莿入了他的軀體。不過有鎧甲擋了一下,箭矢射得並不深,應該隻是傷了皮肉。肩膀上還有一枝箭矢,好在完全冇能射穿鎧甲。

身邊的部將道:“賊軍有備而來,我們擋不住了。都督受傷,請先往東走,陳使君的人馬在後麵。”

郭淮再次回頭看了一眼後腰上的箭矢,背手揮劍砍成兩截。他抬頭回顧周圍,四下一片混亂,雙方的戰線早已犬牙交錯,很多地方徑直開始了混戰。

郭淮心頭十分煩躁,暗罵了一聲:薑維,你嬢的!

就在這時,數騎從東邊的山穀打著火把過來了,很快就找到了已經退到戰場東側的郭淮。

其中一個衣甲破損、臉上有傷的騎兵下馬道:“仆等奉南安郡之王太守軍命,自狄道突圍而出,前來稟郭都督,關中軍裡有個名叫戴忠的將領,應是司馬師的人!”

騎士說到這裡,不禁轉頭看向西邊的景象。

郭淮心道:現在纔來稟報,還有什麼用?

來人又解釋道:“我們在狄道東邊的山穀裡遇到了阻截,幾乎全隊陣亡,王郡守的信也丟失了。仆僅以身免,繞路好不容易纔到高城嶺,故而來遲了一些。”

郭淮深吸一口氣,點頭道:“我知道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妙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魏芳華,大魏芳華最新章節,大魏芳華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